新闻中心

涉金千亿:凤凰卫视的大赌局

发布日期:2021-08-16 06:58   来源:未知   

  从 2013 年兴起到 2014 年项目疯涨,短短一年间,互金行业的企业注册量暴涨近 5 倍,其中的代表 P2P 平台更是融资无数,迅速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

  低资本需求,高利润回报 诱惑之下,凤凰卫视传媒也终于在这个时间耐不住寂寞,正式入局 P2P 版块。

  无数知名主持人站台宣传,加上凤凰卫视的背书,凤凰金融的热度一时间风头无两,累计交易金额逾 1 千亿元。

  2021 年 4 月底,海口市公安局发布公告,正式对凤凰金融进行立案侦查,凤凰卫视创始人刘长乐的女婿贺鑫作为实际控制人,更是已被刑事拘留。

  6 月 22 日,凤凰卫视发布公告,表示刘长乐已将手中股份出让给海南省某退休干部的紫荆文化和赌王之女何超琼的信德集团,套现逾 11 亿港元。

  由于父亲是干部出身,衣食无忧的刘长乐小小年纪就已经博览群书,这也为他后续进入媒体工作时的精彩文笔奠定了基础。

  虽然在文字工作上极具天分,但刘长乐在毕业之初并未进入媒体行业,而是走了不少弯路。

  自 1970 年从西北师大附中毕业后,刘长乐先是去制药厂工作了几个月,随后不久又决定参军成为一名工程兵,修路、抢险、盖房 刘长乐参与了不少工作。

  在工作之余,少时读过书的刘长乐凭借着工整精妙的文笔贡献了无数的军报头条,也在投稿的过程中决心投身媒体事业。

  1980 年,怀揣梦想的刘长乐在中国传媒大学进修毕业后进入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从基层记者做起,一路做到电台高级管理人员。

  也正是这一段体制内的经历,不仅丰富了刘长乐对中国媒体生态的理解,更是为他积攒了强大的政商关系网。

  这一年, 亚洲一号 商用通讯卫星成功进入轨道,为国内传媒行业带来了商用的变局,也让刘长乐点燃了创业的种子。

  我想打造一个能够让世界听见中国人的声音,维护中国人线 年,在通过多轮海外投资积累了原始创业资金之后,资源与行业经验兼具的刘长乐下海创立凤凰卫视。

  站在传统媒体转向商业媒体的时代风口,政商人脉,管理手段和行业经验样样不缺的刘长乐甫一创业就引来了各方资本的关注。

  国资方中国移动和中国银行都为凤凰卫视站队投资,就连世界新闻传媒巨头默多克都被吸引成为了股东。

  1995 年,就在北京颐和园即将闭园时,一艘巨型龙船却悄然驶至昆明湖,刘长乐及团队成员崔强、余统皓等凤凰卫视的精兵悍将成功与默多克就股权分配问题沟通妥当,为凤凰卫视赢下了创立的初始资金。

  作为嗅觉敏锐的媒体人,刘长乐却第一时间决定,斥巨资 1200 万元全额赞助柯受良飞跃黄河的疯狂计划。

  柯受良的飞跃计划成功了,刘长乐 1200 万元的赞助费也收到了丰厚的回报——数十个国家地区的电视观众通过凤凰卫视的直播看到了柯受良飞跃黄河的精彩画面,凤凰卫视也因此一 跃 成名。

  911 事件发生时,凤凰卫视的女记者庞哲刚好在附近的纽交所采访,凭着对爆点的敏锐嗅觉,庞哲并未跟随群众安全撤离,而是躲开了保安的清场溜进现场直播,让凤凰卫视提高了不少热度。

  2003年的《新财富》榜中,刘长乐更是领先于张朝阳和丁磊,高居传媒业的首富之位。2012 年,凤凰卫视斥巨资 8 亿,在北京朝阳区修建地标性建筑 凤巢 ,凤凰卫视达至巅峰。

  然而,在新媒体兴起、传统媒体日渐西山的大趋势下, 凤巢 的建立更像是一场最后的狂欢。

  在 2013 年后,伴随着 4G 网络的逐步普及,手机 APP 逐步蚕食侵袭传统媒体渠道和网站,流量锐减,转型不易,曾经深耕于电视及 PC 端的传统媒体在时代的洪流面前纷纷败下阵来,凤凰卫视也在其中。

  传统媒体虽然有心转型,但 船大难调头 ,庞大的组织架构和传统媒体基因下,想要转型谈何容易。

  在新媒体的洪流攻势之外,国家对媒体内容发布和审核的收紧也导致了凤凰卫视部分黄金节目如《世纪大讲堂》《李敖有话说》的停播,这更让凤凰卫视前景灰蒙。

  外忧内患之下,凤凰卫视的主干主持人纷纷出走,广告收入终于不可避免地走下坡路。

  作为低成本高回报的互金行业,最大的成本在于品牌口碑的打造。毕竟相比于银行、证券等经营已久的实体公司,要说服投资人相信一个没有品牌口碑的线P 产品更加困难。

  凤凰卫视集团正在积极地谋求转型,比如我们推出了智能金融服务平台凤凰金融,在创立的 11 个月中创造了近 80 亿的交易额 凤凰金融作为凤凰卫视集团的转型还是成功的

  企业看似解决了中小企业的融资困境和普通居民投资需求,但背后隐藏着高利率下的高投资压力,而时间紧、任务重的投资显然只会杂草丛生。凤凰金融也不免其俗。

  风控、催收、资金挪用 出借人的钱被一再压榨,凤凰金融的资金盘也越来越大。

  凤凰金融承诺的回报率集中在 10-15% 之间,相比其他动辄声称回报率 20% 甚至 30%+ 的 P2P 企业,风险已经相对较低。

  但即使是 10% 的利润,由于有后台及宣传费用等一众间接成本的限制,资金的回报率也需要达到 30% 左右才能有所收益。

  而收益往往与风险并存,高投资回报率的压力下,新兴企业风控相对不严格的漏洞被不断放大,大笔的资金以高额的利率借了出去,看似投资回报率较高,然而由于风控的不严格导致 老赖 聚集,大笔的资金成了坏账。

  负面循环越来越深,庞氏骗局不断变大,看似坚固的金融大厦在内部的风控不当下终究成了金碧辉煌的空壳。

  2020 年年初,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不仅给国内实体业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对于依附于实体业大行情的金融服务业而言,也无异于一个惊天霹雳。

  而高风险高收益的 P2P 行业更是如此,在疫情的冲击下,风险的杠杆被不断放大,收益却早在疫情前被确认好价格。

  在 2020 年 9 月,凤凰金融终于发布公告,平台决定下架所有理财产品,就连电子版的借贷合同也完全无法打开。

  但直到今年 1 月初,距离下架理财产品已过去 4 个月,凤凰金融才发布了应急退出通道公告,提供折扣退出、债券转让和商品兑换三种退出方式。

  然而转让的折扣甚至低到需要 1 折才可以收回,债券转让迟迟不见兑付方案,商品兑换的价格更是贵到离谱。

  然而,前期宣传时大肆宣扬两者的业务和品牌捆绑,暴雷时却企图通过股权结构撇清关系,曾经的媒体宣传可以撤掉,群众的心里却是门儿清。

  凤凰卫视在成立凤凰金融进入 P2P 行业时,一方面,口碑宣传拉得极广;另一方面,后端的风控却与宣传大相径庭,两厢对比,煊赫一时的传统媒体也终究步入了 P2P 爆雷的行业老路。

  多少人朝着凤凰卫视的口碑慕名而来,盛名之下却依然没有逃脱 P2P 的雷区,看似华贵的长袍终究爬满了虱子。

  然而,高楼大厦盖起时需要漫长的时间和资源积累,轰塌却仅仅只需一瞬间而已。重磅签约!清控至道教育与加州大学河滨分校澳门六合开奖直播